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下听荷

近花香满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填词知识(一)  

2012-11-07 08:50:22|  分类: 学海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摘自于《宋词鉴赏辞典》,北京燕山出版社,总主编:贺新辉,1987年3月北京第一版,2006年9月第六次印刷。)


一、词的特点

    词是一种抒情诗体,是配合音乐可以歌唱的乐府诗。它的严格的格律和在形式上的种种特点,都是由音乐的要求而规定的。词和诗在形式上的不同,主要有以下几点:

    (1)每首词都有一个调名。如《菩萨蛮》、《水调歌头》、《沁园春》等,称为词调。词调表明这首词写作时所依据的曲调乐谱,并不就是题目。各个词调都是“调有定句,句有定字,字有定声”,并且各不相同。

    (2)一首词大都分为数片,以分两片的为最多。一片即是音乐已经唱完了一遍。每首词分成数片,就是由几段音乐合成完整的一曲。

    (3)押韵的位置各个词调都有它一定的格式。诗基本上都是偶句押韵的,词的韵位则是依据曲度,即音乐上停顿决定的。每个词调的音乐节奏不同,韵位也就不同。

    (4)句式长短不一。诗也有长短句,但以五、七言为基本句式,近体诗还不允许有长短句。词则大量地使用长短句,这是为了更能切合乐调的曲度。

    (5)字声配合严密。词的字声组织变化很多,有些词调还须分辨四声和阴阳。作词要审音用字,以文字的声调来配合乐谱的声调,以求协律和好听。


二、词调的选择

    词是按照乐谱填作的,所以,作词先要选择词调。每个腔调都表现一定的声情。作词择调,主要就是选择声情与自己所要表达的情感相切合的腔调,是声词相从,取得声情与文情一致,这样的词才可做到声文并茂。这是填词择调必须首先注意的。否则望文生义,就会出现形式与内容不协调的毛病,甚至南辕北辙,闹出笑话。那么如何做到声情与文情一致呢?我们可以根据宋代当时的记载和现存的作品,最好是根据当时知音识曲的词人的作品,加以分析、体认词调所表达的情绪究竟是悲是喜,,是婉转缠绵还是慷慨激昂;可以从作品句度的长短、语调的疾徐、轻重,叶韵的疏密和匀称与否等等,多方面推敲它们的声情与词式之间的复杂关系。一般字句短,韵位密,字声洪亮,都是表达豪纵奔放、慷慨激昂的感情。如:《六州歌头》、《满江红》、《念奴娇》、《贺新郎》。《寿楼春》是表达悲哀感情的。如果用韵位置疏密均匀,声情必然较为平和宽舒,用韵过疏过密的,声情不是迟缓,便是急促;多用三、五、七言句法相同的,声情则较舒畅,多用六字、六字句排偶的,声情则较稳重,字声平仄相间均匀的,情感必安详;多作拗句的,情感必郁劲。

三、词的章法

    词的开头、过片、结尾怎么写,可以说是章法的核心。下面介绍几种有代表性、有特色的写法:

    (一)怎样开头。词的起调、发端要工。要像园林的门扉,使人一推开便能窥见佳景的一角,但又不能一览无余,这样才能引起一定要走进去、看下去的浓厚兴趣。宋词中有一些比较常见而又有特色的开头:

    (1)造势。开门见山,直陈胸臆,一起句就道出词的主旨或概括词的内容。单从词句上看似乎平淡无奇,实似引弓待发,往往笔锋一转,便如悬崖飞瀑,一泻而下。这种方法不但豪放派词人指陈时事、言志咏怀时常常使用,就是婉约派的抒情作品也不乏其例。如柳永的《望海潮》、刘过的《沁园春》。

    (2)造境。由写景入手,先造出一个切合主题的环境,然后因景生情,依景叙事,带出词的主体部分来。如张志和的《渔歌子》、范仲淹的《苏幕遮》、辛弃疾的《水龙吟》。写景为的是写情,是苍莽阔大还是静谧偏狭,全由主题需要决定。

    (3)造思。先设一问,或点出题意,或造一悬念,引人深思,使人急于要看下去。然后以答语形式引出词的主体。这是词人常用的一种开头方式。有时,先用一个反问句,明退暗进,随即把正意推出,有如引弓发丸一般。这种以问开头的手法,比较适用于表达细腻的感情,但名手也能用来表达豪放的精神。

     (二)如何过片。过片是词特有的章法。什么叫过片?除小令外,词都是分片的,而多数分为上下两片。它们是表现同一主题的两个层次,其间必定要密切关联。关键就在上下片衔接之处,即下片的开头部分,称之为过片。过去写词、评词的人是很重视过片的,特别强调“过片不可断了曲意,须要承上接下”。要接得紧密、自然,又能出新意为上。常用的做法有以下几种:(1)笔断意不断,上下紧相连。这是最普遍的做法。其中又有两种情况,一种是意思虽上下紧接,但写法上有明显的顿宕,使人一听便知是另起了一段。如姜夔的《齐天乐》(庾郎先自吟愁赋),一个“又”字把上下片紧紧地连接起来。又如辛弃疾的《菩萨蛮》(书江西造口壁),一个“山”字使词衔接得那么紧凑而节奏又那么分明。(2)异峰突起,对比明显。过片处十分鲜明,看上去好象上下片说的是两件事,仔细一看,才发现整个的意境、感情、气脉是完整贯通的。这样的过片,峭拔险峻,跟上片结句有个明显的对比。辛弃疾〈水龙吟〉(过南剑双溪楼)就是个较好的例子。(3)上下连贯,文意并列。上下片文意并列,或一反一正,或一今一昔,而以过片为桥,下片首紧承上片尾,使上下贯通一气。如李煜〈破阵子〉(四十年来家国),上下片互相呼应,连得紧,转得急,自然亲切,使人感动。再如陈与义〈临江仙〉(忆昔午桥桥上饮),“二十余年成一梦”做过片。又如吕本中〈采桑子〉用“恨君却似江楼月”,与上片一正一反。(4)一总一分,直接过度。如赵企〈感皇恩〉词,写别情,上片总写,下片一句一层,分四层写离恨的理由,从而将别离时人们的心理状态,描摹得淋漓尽致。(5)有问有答,上下相接。如李孝光《满江红》,李清照《渔家傲》(天接云涛连晓雾)直问直答比较少见。另一种是上片尾句以问句作结,而下片虽未直接回答,但内容实际上是就问题而发,呼应上文的,这种写法比较多见。如陆游《双头莲  呈范致能待制》,辛弃疾的《水龙吟》(为韩南涧尚书寿)。

    (三)写好结尾。一首词结尾是很紧要的,它往往是点睛之笔,尾句要能收住全文,又能发人深思,留有余味,所以词人们非常重视它,在句法上、音律上特别下工夫。姜夔说:“一篇全在尾句,如截奔马。”他总结了几种结尾的情况和方法:(1)词意俱尽,点明主题。如刘克庄的《玉楼春》(年年跃马长安市)。(2)意尽词不尽,余味无穷尽。有的词也是在结尾处点明主旨,但写得不是很外露。他们用形象说话,显得感情更深更细。如苏轼的《水龙吟》(次韵章质夫扬花词)。(3)词尽意不尽,耐人寻味。如辛弃疾《菩萨蛮》(书江西造口壁)。(4)词意俱不尽,余意更深邃。如:贺铸《横塘路》用问答方式结尾: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”把失意人的愁思比作烟草、风絮、梅雨,非常形象地加深了主题,很耐人寻味。再如韦应物的《调笑令》(河汉)结尾“离别。离别。河汉虽同路绝。”与开头“河汉,河汉。晓挂秋城漫漫。”紧相呼应。再如柳永《雨霖铃》(寒蝉凄切)以深情的问句“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”作结,余意深远,这些结尾都是很有特色的。一首好词,开头、过片、结尾是一个整体,必须合起来品味,才能知道它的妙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