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下听荷

近花香满衣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醉翁亭的传说(搜集整理)  

2007-11-02 21:08:47|  分类: 名人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在安徽省滁县境内有一座琅琊山,山色秀丽,远近闻名。

    宋仁宗庆历七年(1047年),四十岁的欧阳修被贬官到滁州做了太守,这对他来说可算是一次沉重的打击了。当时,欧阳修本来在朝中做官,担任龙图阁直学士、河北都转运按察使等很高的职务,只因他为人正派,敢于直言,结果得罪了左丞相夏竦等一伙歼党,才遭到了诬陷。欧阳修有个外甥女,生得聪明俊秀,常住在他家。夏竦等人便借此在皇帝面前告了他一状,说他同这个外甥女有暧昧之事。仁宗听了大怒,立刻派人前去查证。这时,夏竦等人又私下买通了查证的密使,终于给欧阳修定下了“罪名”,把他贬出京城去做州官。

    欧阳修到任以后,每想起这场冤案,心中总是忿忿不平。这天,他在衙门批阅了几件公文,忽然又想到了自己所遭受的打击,觉得异常烦闷,于是便信步踱出屋外,想换换空气,排解一下心中的忧郁,他站在屋外的高台阶上,向远处望去,只见艳阳高照,碧空万里,城西南方向上琅琊山巍然矗立,山色苍茫,顿时游兴大起。他心想:早听说这琅琊山一带风景如画,属全国二十四大真山真水之一,今日为何不去游览一番,亲眼见识见识呢?想到这里,便立即招呼衙役说:“备马上山!”

    不一会功夫,他们就到了琅琊山下。欧阳修下得马来,四处嘹望,果见这里山势陡峭,树木葱茏,鹰翔燕舞,溪流淙淙,不禁暗自赞叹:好一个神仙境地。主仆几个人观赏了好一阵子,就开始顺着山路登山了。一路上,他们瞻前顾后,东张西望,走走停停,说说笑笑,倒也不觉得十分疲乏。走着走着,竟来到了琅琊寺前。众人停住脚步一看,这琅琊寺居高临下,依山而立,寺院广阔,殿堂雄伟,周围松柏环抱,四面鸟语花香,可以说别有一番景致。欧阳修打算进寺内稍歇片刻,便吩咐左右上前通报。这时,只见一个老和尚健步走出庙门,见了欧阳修,拱手施礼道:“太守到此,僧家万幸!快请大人到寒堂一叙。”欧阳修跟随老和尚走进一间禅堂,又一阵寒暄之后,得知这老僧就是琅琊寺主,佛名叫智仙。欧阳修非常高兴,索性坐定和智仙开怀畅谈起来。

    他二人海阔天空,无所不谈,越说越投机。当谈到当时一些人情世故时,智仙深有感触地对欧阳修说道:“人言世事多曲折,如今处处皆磨难,唯有这山水之乐永享不尽,它最能陶冶人的性情。象太守这次虽蒙受冤屈,被降职到山州草县,却有这山水终日做伴,要我看,倒也是别有趣味。”欧阳修听罢,吃了一惊,连忙问道:“老方丈,你怎么会知道下官的心思?”智仙闻言,放声大笑道:“太守大人素来正直,天下谁人不晓?想当年,你为了替范仲淹大人打抱不平,曾写信痛骂过奸臣高若讷,知情者哪个不钦佩?此后,你为了主持正义,又写了那篇名震一时的《朋党论》,使朝中歼孽望文生畏,都想报复你,而天下忠良无不叹服,更加敬重你。这些事说起来都众口皆碑,贫僧怎会不知道?”欧阳修听了智仙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,不禁感慨万端,他猛地站起来抓住了智仙的手臂,连声说:“知我者,智仙也!”

    从此以后,欧阳修和智仙结成了知心朋友。欧阳修迷恋于琅琊山的风光,每当闲暇之时,总不忘登山入寺同智仙饮酒叙谈,有时喝得酩酊大醉,才肯作罢。日子一长,智仙考虑到欧阳修徒步登山不便,就捐钱雇来民工,在途中山道旁盖了一座凉亭,专供欧阳修歇息。自从有了这座亭子,欧阳修游山的次数更多了,有时,他邀集几位友人到这里饮酒赋诗或借酒浇愁;有时还干脆把公事也带到这里来办。一次,他和智仙饮酒,喝得半醉了。智仙请他为凉亭取个名称,他信口说道:“这亭子是我常来的地方,就叫它‘醉翁亭’吧。我自己就是‘醉翁’。”智仙思量了一下,拍手赞道:“好!叫它‘醉翁亭’名副其实!”这以后,琅琊山上的“醉翁亭”便传扬开了。

    一天,欧阳修带了些酒食又去游山,中途碰到几个上山砍柴的百姓和一名教书先生,就请他们一同到醉翁亭休息,几位百姓深知太守的为人并没有推辞。进了亭子,欧阳修立刻呼唤衙役拿出酒来,坐下同百姓一块边饮边谈。太守谈笑自若,随便得很,百姓们也都丝毫不感到拘谨。他们喝得很痛快,谈得也痛快,到后来索性吆五喝六地猜起拳来了。

    却说智仙和尚在寺内早已得知欧阳修上山的消息,一直忙着准备酒宴。酒宴安排好了,他左等右等,始终不见欧阳修到来。看看日头偏西了,竟连个上山的人影都没有,智仙心想,肯定是在醉翁亭就喝醉了,一时上不了山。于是,他便起身出门想去看个究竟。智仙下山来到醉翁亭前,只听得亭内一片喧嚣之声,显然一场酒宴正在进行。他急步走到窗前,向里一望,只见欧阳修常办公事的那张桌子上,纸墨笔砚、文稿卷宗一应俱全;而另一张桌上,欧阳修正同几名百姓喝酒猜拳。太守喝得满面通红,连胡子也在不停地颤动。他肯定是喝醉了!智仙想着,赶忙一步跨进门去,上前施礼道:“太守,您喝得太多了,怎么醉成这个样子?”同时,又向在坐的几位百姓说:“你们也要关照一下,可别让太守.....”智仙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得欧阳修哈哈大笑道:“我哪里是醉了!百姓之情可以叫我醉,山水之美可以叫我醉,这酒怎能把我醉倒!偶有醉时,那不过是怨恨朝廷昏庸,奸臣当道,以酒解愁,自作糊涂罢了,哪里算醉了?我曾经说过‘酒醉年高’的话,朝中有人便巴不得我早点醉昏老死,我岂能让他们满意!”说罢,他又斟了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随即,手拈胡须,沉思了片刻,竟脱口吟出一首诗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十未为老,醉翁偶题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醉中遗万物,岂复记吾年。

智仙听了,恍然大悟:“原来这醉翁不醉啊!”

    欧阳修的诗刚吟罢,那位教书先生便从席间站起来说道:“太守为官清正,性情潇洒,世人少见。今亲耳聆听太守吟诗,更是三生有幸。为感激太守的盛情,鄙人这里也吟得一首小诗,现念出来向各位请教。”随即道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政风流乐岁丰,每将公事了亭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泉香鸟语还依旧,太守何人似醉翁?

    念罢,众人无不拍手称赞,欧阳修也微笑着点头。智仙和尚尤其高兴,忙说:“好诗啊!好诗!快把它写下来,我明天就把它刻在碑上,永志亭中。”知道今天,醉翁亭里还保留着这首诗的碑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